第3章 要一颗脑袋

江宁超冲到叶少卿面前,厉声喝道。

叶少卿斜睨了他一眼,笑道:“怎么,四个耳光还不够?”

“你……”

江宁超恨不得冲上去咬死叶少卿。

江安连忙上前拦住江宁超:“宁超,不用跟这种社会底层的劳改犯计较,对付这种垃圾,只会脏了我们的手!”

“今天就让他走,你就等着看他怎么死吧!”

江宁超血红着眼睛瞪着叶少卿。

叶少卿淡淡一笑,带着江诗音离开。

……

“诗音,你疯了,你让他进咱们家门也就算了,你还让他住你房间!”

江文家内,徐珍大发雷霆。

“妈,他也是被爷爷逼迫的,身不由己。”江诗音竭力安抚母亲的情绪。

“你还可怜他呀!?”

徐珍活像个疯婆子一样,指着叶少卿破口大骂:“这个流氓,早该被千刀万剐了!你怎么不可怜可怜你自己,你的一辈子都被他给毁了呀!”

“江文,你快把他轰走!”

江文看着叶少卿,满脸畏惧,不敢轻举妄动。

订婚宴上,叶少卿强势的表现,给他留下了极深的印象。

“窝囊废,你这个窝囊废!”徐珍气得手臂发抖。

她一把将江文推开数米,咬牙切齿:“叶少卿,你别以为你狠我就怕你,你立即离开我家,不然我就报警,告你强闯民宅!”

叶少卿沉默不语。

“妈,他现在是我丈夫,要是让爷爷知道我们把他赶走,肯定又要大发雷霆了。”江诗音劝道。

这句话让徐珍冷静了几分,她确实很害怕老爷子,但她仍不松口,“那也不能让他住你房间!”

叶少卿主动开口:“那我可以睡客厅吗?”

徐珍瞪着叶少卿,神色狠戾,“我警告你,别打我女儿主意,跟我女儿保持一米距离,不然我就跟你拼命!”

“妈。”江诗音一脸无奈。

叶少卿没有说话,很认真地点了点头。

“诗音,今晚我陪你睡,不然我不放心。”徐珍拖着江诗音就往房里走。

江诗音拗不过母亲,只得扭头对叶少卿叮嘱一句,“柜子里有毛毯,晚上冷你自己拿。”

待三人各自回房,叶少卿在沙发上躺了下来。

这间屋子不大,只有两个房间,外加客厅与厨房。难以想象,江家那么气派阔绰,江文一家人的生活却如此拮据。

不过,环境再简陋,也比在北境戍守边关时要好很多。

一夜无事。

第二天,叶少卿早早出门买早餐。

回来时,江诗音已经坐在了餐桌旁。

见叶少卿回来,她抬起噙满泪水的美眸,楚楚可怜地看着叶少卿。

叶少卿心头一惊,“怎么回事?”

他快步上前,拿起桌上还亮着屏幕的手机,一道火红色的标题,跃入眼帘。

“震惊!许州第一美女与侵犯罪犯初次见面,竟做出这种不堪的事!”

标题下方,是订婚宴上叶少卿拥抱江诗音的照片,以及前不久那张男女偷欢的照片。

图片旁边配的内容,更是不堪入目,不仅拐弯抹角地指责江诗音伤风败俗,甚至还怀疑她有受虐倾向。

最为关键的是,在这则新闻的底部,还配有江家发出的声明:自今日起,江家与江诗音断绝一切关系,江家没有这样寡廉鲜耻的后生!

江诗音从未这么委屈过,眼泪止不住流下来。

叶少卿还没来得及安慰江诗音,徐珍已经哭哭啼啼从卧室内跑出来,“以后我拿什么脸见人啊!”

“诗音也被赶出家族,丢了工作,以后我们一家人的吃喝该怎么办!”

她将叶少卿刚买的早餐扔进垃圾桶里,戳着后者的鼻子骂:“这一切都是因为你,你还有脸待在这儿!你给我滚出去!”

叶少卿抿着唇,正色道:“我会还诗音一个清白。”

“就凭你?”徐珍笑得有些凄凉,“你就是一个侵犯罪犯而已!要钱没钱,要人没人,还背着一身烂名,跟废物有什么两样!”

“你怎么还诗音清白,靠一张嘴吗?!”

“你现在滚出我们家,就是在还诗音清白了!”徐珍指着大门口,对叶少卿大吼道,“你给我滚,滚啊!”

叶少卿拧紧眉头,心头怒火不断翻腾,他看了一眼江诗音,没说什么,转身推门而出。

“妈!”

江诗音擦着眼泪,幽怨的看着徐珍,“我的事情怎么能怪到他身上啊,你难道还不清楚,到底是谁在害我吗?”

“要说是他害了我,不如说是我害了他吧,不然他能闹得沸沸扬扬,也跟着我一样,背负一身骂名吗?”

“你……”

徐珍语塞,仔细想想,的确是这样!

“要是叶少卿真的不回来了,那我也不回来了!”江诗音红着眼睛,起身朝着叶少卿追了出去。

“诗音!”

徐珍追了一步,眼看江诗音已经出了门,她瘫坐下来,哀声大嚎,“我们一家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啊,我们以后怎么办啊!”

门外。

“少卿……”

“这件事,交给我处理吧!”叶少卿驻足回头,对着江诗音温和笑道。

“嗯!”江诗音努力挤出一抹笑意,“我等你回来。”

叶少卿点头,阔步向前,眼神逐渐冷漠犀利起来,杀气腾腾。

……

许州最豪华的私人会所顶楼,窗帘紧闭,室内灯光昏暗。

叶少卿坐在一张豪华座椅上,目光深沉,他的侧颜锋芒毕露,因为角度问题,看不清他的全貌。

“嘎吱——”

房门推开,一个人高马大、面部曲线刚毅的男子,拎着一个矮胖秃顶男人进来。

“老大,人带来了,这家伙就是许州媒体总负责人,李佩!”

男子随手将秃顶男人扔在地上。

老大?

李佩一听,当场吓尿了。

这个壮汉,那可是连许州一把手,楼郡长见了都得点头哈腰的存在!

他之所以一声不吭任由壮汉带过来,就是因为是楼郡长亲自带他来抓自己的!

这种大人物,上面竟然还有人,还有老大?

这他妈,自己究竟是得罪了什么样的存在!?

短短一瞬间,汗水浸湿衣衫,李佩头皮发麻。他梗着脖子,本能性地仰头,想要看清阴影中的男人,却只看清了他线条完美的侧颜。

“放肆!”

一声怒喝陡然炸响。

壮汉一脚踩在李佩的后颈上,将他的脸摁在地面上,“你也配直视我老大!?”

“大,大人饶命!”李佩的嘴唇都磕破了,匍匐在地大声哀求。

“朱桓,放开他吧。”叶少卿十指相扣枕着下巴,淡然开口。

本名朱桓的壮汉,冷哼一声,收起腿来。

“多谢大人,多谢大人!”

李佩如蒙大赦,接连磕头,再也不敢偷瞄叶少卿。

叶少卿开口问道:“现在各大新闻媒体都在争相报道江诗音新闻,你应该知道吧?”

江诗音的报道?

怎么可能不知道,这可是今年许州最大的一条新闻。

“知道,知道!”李佩连连点头,却也不敢多问。

“那我问你,报道的内容,是否属实?”叶少卿斜睨李佩一眼,寒声问道。

“啊?”李佩大吃一惊,瞬间脸色苍白起来。

这,这位大人物,是来给江诗音正名的?

李佩反应过来,连忙叩地求饶:“大人饶命,大人饶命啊!”

“回答我的问题!”

叶少卿的声音更冷了,还带着明显的怒意。

“虚假的,绝对虚假的!包括他丈夫是侵犯罪犯的消息,也是没有经过细致调查的,都是风言风语传出来的!”李佩语速极快地说道。

“虚假的?”叶少卿眯起眼睛,眼底寒芒毕现,“既然是虚假的消息,为什么能在你负责的媒体上,大肆传播?”

“大人饶命!我虽然是媒体总负责,但是很多报道内容,各家媒体机构都有自主决定发布的权利。”

“我监督有误,我有罪!但是这个报道和消息扩散,真的跟我无关啊!”李佩慌忙解释道。

叶少卿缓缓起身,背对着李佩。

“报道虚假信息,且严重损坏她人名誉,此事严惩不贷!”

“你监督失职,我给你戴罪立功的机会。半月为限,调查清楚事情的起因,以及幕后推手。”

“晚一天,我要一颗脑袋,你的不够,拿你全家的来凑!”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