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都市 > 

都市至尊修士

都市至尊修士小说

都市至尊修士

作者:侠名
主角:凌尘, 郑幼薇
分类:都市
状态:连载中
来源:掌中云
时间:2021-07-09 14:00:07
开始阅读
章节目录
查看更多>
作品简介

都市至尊修士是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说。小说的作者是侠名,主角是凌尘, 郑幼薇,小说内容精彩丰富,情节跌宕起伏,非常的精彩,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:修仙界第一至尊修士凌尘因渡劫失败陨落星辰,魂归地球,开启都市装逼之旅。上一世,我修仙九百载,手握日月,脚踏星河,虽纵横宇宙却无法揽你入怀,这一世,我以凡人之身证道封神,弥补过往遗憾,携子之手,问鼎苍穹

精彩节选

九月将至,桂花的香味已不再那般浓烈。

此时,通往青州的一辆列车内。

一名衣着朴素,相貌平平,面带些许稚嫩的白衣少年眼神茫然的看向四周,似是忽然想到什么,瞳孔骤然收缩。

“我应该已经死了,怎么会在这?”

“难道说,我重生了?”

想到某种可能,少年一脸震惊。

“天道有轮回,没想到我居然重生地球,回到了十八岁那年。”

一缕精光从少年眼中闪过。

凌尘,又称凌九天,有驾凌九天之上的神通,前世是一名地球人,在而立之年得罪权贵,遭遇灭顶危机,死于昆仑山脉。

灵魂却意外被纵横星耀的仙尊元青子带到仙武大陆,从而踏上修仙之路,最终成为一代至尊。

可惜,他被灵魂深处的记忆影响了他的道心,在渡劫通仙最后一关功亏一篑,身负重伤,后又被五大神帝和星界巨头联合围攻,落得一个散功自爆,同归于尽的凄凉下场。

前世,凌尘虽不是什么豪门大少,但也衣食无忧,直到遇到了那个改变他一生的女孩。

凌尘万万没想到,因为一场恋爱,被情敌打成残废,沦为瘫痪。

父亲倾家荡产也没能治好他的伤,甚至放弃颜面,一路跪行来到京城去求本家族的人出手相助,结果一去不复返,说是死于车祸,可谁信?

而他的母亲悲痛过度,哭成哑巴,却依然没放弃救治儿子,听人说昆仑山上有神医能治百病,她便在大雪天背着凌尘徒步上山。

无功而返不说,还染上了极为严重的寒疾,下山不久便离开了人世。

后来,凌尘才知道,昆仑山上根本没有神医,母亲是被奸人所骗,失去双亲,又沦为残疾,凌尘接下来的生活状态可想而知。

随后的几年,他就像一条无人问津的野狗,隐姓埋名,四处流浪,连叫花子都不如。

在他三十岁生日那天,凌尘终于作出决定,带着父母的骨灰来到了昆仑山,咒骂老天三天三夜,最后冻成冰雕,气绝身亡。

“既然我回来了,有些账是该算算了,金州仲家也好,京城王家也罢,所有的仇,我会一一报之,所有的敌,我会尽数诛灭,等着吧,你们一个也跑不掉!!!”

凌尘眼神变换,透露着钢铁般的坚韧意志,嘴角扬起一抹阴沉的冷笑。

突然,一道娇喝声打断了凌尘的思绪。

“喂,你什么意思啊,一会摇头叹气,一会儿又咧嘴偷笑,有什么好笑的?”

邻座,一名红衣女子拧着秀眉,面露不悦之色,在她的对面位置,坐着一名身穿唐装,戴着英伦帽的老者。

女子叫郑幼薇,是老者的孙女,两人闹中取静,在车厢内对弈围棋。

显然,郑幼薇不是老者的对手,哪怕对方屡屡相让,依然被逼的险象环生,难寻落子之地,额头上可见细汗。

心态不好的她脾气本就有些火爆,眼角余光瞧见旁边的学生模样的少年脸上的那些表情后,心中更加烦闷,由于他恰巧看向自己这边,便以为是在嘲笑自己,岂能忍受?

“薇薇,不可无礼。”老者开口,声如钟吕,却给人一种不可抗拒的威压,他没有其他老人的佝偻姿态,坐在那里,稳如泰山,隐隐散发着久居上位者才有的气势,一看便知身份不凡。

“爷爷,是他面目可憎,无理在先。”

郑幼薇哼了一声,话说出来后心中郁闷消散了不少,本打算到此为止,没成想少年却开口说出了一句刺耳的话。

“棋品如人品,你棋术如此之差,人品可见一斑。”

放在以往,若有人敢对九天至尊如此不敬,早就化为大地尘埃了,而今凌尘以凡人之身重回都市,在修为恢复前,行事自然不能太过肆无忌惮,因此,也只是口头上点评了一句罢了。

“胆敢这样说我,你是吃了豹子胆吗?”

郑幼薇平日里听到的全是赞美之言,已不知多久没人敢当面说恶,顿时勃然大怒,差点起身。

“我这孙女虽不算大能,但围棋造诣也有专业五段,却被小兄弟说的一文不值,想必你棋术非凡,不妨露一手让老头子我也见识见识?”老者笑眯眯的,眼角的褶子挤在一起,带着一丝危险的气息,到了他这种境界,自然不会跟一般晚辈计较,但不介意给这少年一点苦头尝尝。

凌尘扫了眼桌面上密密麻麻的棋盘,淡淡道:“凭你这种水平,还不配做我的对手,像这样的棋局,我一子便能制胜,再者说,与将死之人对弈,有何意思?”

此言一出,瞬间点燃了处于爆炸边缘的郑幼薇。

“敢咒我爷爷,找打!”

郑幼薇一声怒喝,猛然起身,捏指成拳,毫不留情的向凌尘身上砸去,势必要将他揍个鼻青脸肿。

“花拳绣腿。”

凌尘纹丝不动,对着拳头袭来的方向轻轻吹了口气,后者感觉有股霸道的劲风略过,强行改变了拳头的方向。

“怎么可能?”

郑幼薇心中惊怒,她是跆拳道黑带高手,而且练过多年咏春,还拿过全省女子武术比赛冠军,便是三五个肌肉磅礴的大汉站在面前也不是她对手,她使出的这一拳虽然只用了五成劲,但也不是一个区区柔弱少年所能抵挡的,更别说被他一口气给吹歪了。

“绝对是巧合。”郑幼薇甩开不现实的猜测,身形一变,抬起逆天长腿,化为一柄战斧向凌尘的脖子砍去,如此狭窄的范围,根本无处可逃,更来不及抵挡。

凌尘面色不改,在她长腿落下的前的0.01秒,骤然出手,快若雷霆,几不可见。

当郑幼薇反应过来的时候,整个人已经栽在了凌尘的怀里。

郑幼薇身材非常好,鹅蛋脸上五官玲珑,两汪清水般的凤眼传神动人,小麦色的肌肤充斥着健康和活力,毫不逊色杂志封面上的一线模特,说是当代佳人毫不为过。

凌尘伸手抚摸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蛋,似笑非笑道:“我可不是咒他,那老头五脏俱损,行木将朽,若非靠着稀罕的药物续命,早就撒手人寰了。”

凌尘的话宛若一道惊雷,在郑家爷孙二人心中炸开。

老者的伤病是郑家的机密,知道的人屈指可数,却被一个外人一言道破,怎能让人不惊?

“你,你怎么知道?”郑幼薇目瞪口呆,一时间竟忘记了挣扎反抗。

“这种微不足道的小毛病,一眼不就能看出来,有什么大惊小怪的。”凌尘捏着她的下巴,轻蔑的笑道:“你打算在我身上躺一辈子?”

郑幼薇闻言心中一羞,急忙翻身而起,脱离他的时候心中涌起了一丝莫名的失落和不舍。

少年的身体有种神奇的魔力,躺在他身上就像融入了天地自然之间,那种感觉妙不可言,仿佛整个人都升华了一般。

凌尘修炼的《造化炼体决》可自动吸收天地灵气,离他近了,自然也能沾到一点光。

“原来是高人当面,是老朽眼拙了。”老者不敢再小看眼前这个少年,隔空抱拳,主动介绍起自己来。

此人名叫郑安生,年轻的时候受过无数明伤暗伤,年纪一大,后遗症相继找上门来,就连当世圣手也无力回天。

“这位小兄弟慧眼如炬,一眼就能看出老夫病症,不知”

“不用试探了,我的确有办法让你生龙活虎的再活个二三十年,不过我现在没空去管这些芝麻绿豆的小事,以后再说吧。”车速减缓,要到站了,凌尘扛起了行囊。

郑安生面色一怔,他的身份放眼全省也能排的上号,膝下二子一女更是军政商三界中赫赫有名的人物,本人更是青州的传奇代表,曾经还被某位首长以“举足若轻,不可或缺”八字来形容他的重要性,毫不夸张的说,他的生死牵挂着无数人的心弦,重要程度难以言表,而今却被一个毛头小子形容成‘芝麻绿豆的小事’,饶是以他的心性,也不由一怒。

“爷爷别听他胡扯,我看他就是一个信口开河,撒谎成性的毛头神棍。”

郑幼薇对凌尘诡异的身手颇有忌惮,想怂恿郑安生出手教训一下这个狂妄的小子,她只是初入武道的小角色,而郑安生是货真价实的武道高手,修为深不可测,全力一击,可碎岩石,凌尘再强也不可能是其对手。

不等郑安生有所动作,凌尘忽然伸出手指,凌空一夹,只见桌面棋罐内的一枚白色棋子凭空而起,仿佛定在空中一般。

“落。”

凌尘捏着虚空,往下轻轻一按,那枚棋子像是空中飘落的雪花一般缓缓落下,定格在棋盘一处不起眼的地方。

“以气御物,竟然是以气御物,难道他是御气境高手?”老者面容惊骇,先前的从容和淡定荡然无存,心中那抹怒气也变成了笑话。

“不对啊,他之前不是说能一子制胜么,可他把棋落在这个位置等同于自寻死路,完全是外行之举,参破不透啊”

“就这样的水平也好意思笑话我,简直愚不可及,这种人哪会是什么高手,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不是障眼法就是骗人的低级魔术。”郑幼薇摇着头,对凌尘的好奇随之淡化,把他又看低了一分。

然而,就在她准备收拾棋具下车的时候,发现了不对劲。

“什么情况?”被她手指触碰到的棋子瞬间化为齑粉。

紧接着,像是发生多诺骨米牌效应一样,局面上其余的棋子仿佛里面埋了炸药一般,接二连三的爆了开来,噼里啪啦的响声不断,掀起一片粉雾。

待粉雾散尽,整个棋盘上只剩下最后一枚棋子,宛若定海神针矗立在天地一般,自带傲然之气。

这,正是凌尘虚空落下的那枚白棋。

“力破千钧,唯我独尊,原来这才是你的制胜之道!”

郑安生眼中射出精芒,心中涌起对活下去的渴望。

郑幼薇如同被人狠狠的扇了一耳光,像个泥塑木瓦雕,呆若木鸡

作者推荐
超绝龙主小说
超绝龙主
潜龙出渊小说
潜龙出渊
枕边人的谎言小说
枕边人的谎言
无双镇国天神小说
无双镇国天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