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 瓢泼脏水

“快救人!”

“叫医生,让医生去甲板!”

……

人头涌动的宴会厅瞬间变成一团乱。

裴逸程看洛小白的眼神完全换成了厌恶:“这下你满意了?茉莉可救过你的命!”

洛小白连白眼都懒得翻,要不是蒋茉莉救过她,她会这么憋屈放过他们?

“有空在这BB也不跳下去救人?她也是可怜,怎么就怀了你这种人的孩子!”

“什么孩子?”

裴逸程还没开口,他身后的裴母窜了出来,一张脸激动地扭曲着。

裴家正在分家产的关键时刻,多一个人头就多了几个零。

“逸程,那个女人怀孕了你怎么不早说?快!再派更多的人下去,我们裴家第一个长孙,要是出什么问题,我拿你们是问!”

全然不记得,裴逸程的未婚妻是洛小白。

洛家老爷子洛震山本想着这是小辈的事情,他不便出面,可此刻见识到了裴家人的荒唐,他气的白眉都颤了起来。

他走到洛小白旁边,牵起宝贝孙女的手:“小白,是爷爷认人不清,爷爷这就给你退婚 !”

话音刚落,外面传来喧哗声。

蒋茉莉被捞了上来。

亏她运气好,掉在了橡皮艇侧面,不过,她半身裙被血水浸透。

裴逸程对着那些血毫无反应,面无表情地跟着救生员把蒋茉莉送去医疗室。

倒是裴母,尖利着嗓音又哭又嚎:“我的乖乖孙儿哟,你可千万别出事,你还没和奶奶见面啊!”

她哭喊到一半,又朝着洛小白扑过去:“都是你!你仗着洛家权势抢自己小姨男朋友就算了,还要害我的孙子!你这个贱人,我孙子要有个三长两短我和你拼命!”

洛老爷子身后的洛家保镖齐齐上前,挡在了洛小白身前。

裴母够不着洛小白,又开始朝众人卖惨:“诸位也看到了,不是我们裴家不仁,实在是洛家欺人太甚,连没成型的孩子都不放过。我宣布,这门亲事作废,我们裴家要不起这样恶毒的儿媳!”

裴家有钱有势,总有舔狗上杆子的应和,有人忙不迭跟着拉踩一把。

“没想到洛家小姐这么狠毒,听说蒋茉莉当年为了救她差点死在手术室,简直是个白眼狼。”

“上梁不正下梁歪,我看就是遗传,裴家这婚退的好,就该退!”

众人议论纷纷,洛小白但笑不语,权当野狗乱吠。

可洛老爷子是个护崽的,将军头上动土,是嫌廉颇老了?

丢了拐杖就要亲自上前,洛小白连忙拦住。

“爷爷,听狗叫多热闹啊,我倒要看看,C市又有哪家,敢把自己的女儿送到这样的婆婆手里。“

裴母本还得意地用鼻孔朝着洛小白,一听她这话,含沙射影谁呢?

“你倒是想嫁,这C市还有谁敢娶?我早就听说你在国外就喜欢和一群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,以后怕是孩子都生不出吧?”

话音刚落,宴会厅的大门轰然打开。

众人听到声音,齐齐看向门口。

像是有一道光,直直射入所有人的眼中。

光源汇集处,数个黑超遮面的黑衣保镖,簇拥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。

男人黑色的意大利手工皮鞋,上好的小牛皮反射着奢贵的光泽。同色袜子下,一截细长的脚腕精瘦而好看。

再往上,笔直修长的两条腿长到逆天。白皙修长的指骨上戴一枚尾戒,正在系腹部位置的西装扣。里面白色的衬衫一闪而过,隐约可见结实的腹肌轮廓。

而手指的主人,额头饱满,瑞凤眼看似深情又带着不容忽视的傲气和疏离,鼻梁高挺,连下方的人中,都精致如撕漫男。

整个宴会厅渐次响起此起彼伏的吸气声。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